2020 成人之美的台灣同志遊行

一生必看「洛基恐怖秀」要你勇敢追夢 做自己的夢想家

小編/許家齊 Nick

10月31日將是台灣同志遊行步入18年的生日。今年強調「成人之美」,期望在台灣未來的每一天,我們能更尊重彼此,尊重社會上的少數身份認同,讓每一個人都勇敢能找到自己的身份,做最獨特的自己。1975年在倫敦誕生的「洛基恐怖秀」,似乎早已預示45年後的我們,別人如何看待我們自己不會再重要,勇敢追夢、找自己才具備意義。

《洛基恐怖秀》劇照。由左而右:Columbia 哥倫比亞、Dr. Frank-N-Further 法蘭克博士、Magenta 瑪吉妲。

圖/取自 rockyhorror.com

洛基恐怖秀作為後現代主義的開端

由Richard O'Brien製作、吉姆·沙曼(Jim Sharman)執導的音樂劇,「洛基恐怖秀」於1975年於倫敦為出發地首演。當時,這部電影票房低迷。一度淪落到二線電影院播放,但也在此時,這部怪奇荒誕的科幻電影才蔚為流行。它結合了後現代主義的思想,先鋒展現異性戀霸權的下降。來自外星球 Transylvania的劇中角色強迫一對正訂婚的情侶,體驗人生從未有過的性冒險,顛覆當時異性戀霸權的社會主流。

洛基恐怖秀其實是場詭譎與歡樂交織的慶典

雖然名為一場恐怖秀,然而在這部片裡結合了音樂劇的歡愉。從古至今沒人會稱它為一部恐怖電影,一旦隨著經典名曲「Time Warp」整場歡聲舞動,與左右的觀眾一起跳舞,被迫式的享受顛倒異性戀霸權的意識形態。有著變裝癖好的 Dr. Frank-N-Further 法蘭克博士(提姆柯瑞 飾演)唱著 「Sweet Transvestite」,極富黑色幽默的嗆辣風格,帶領著台下的觀眾一起譏諷 Janet 珍妮(蘇珊莎蘭登 飾演)「蕩婦!」、嘲笑 Brad 布拉德(巴瑞 波斯威克 飾演)「混蛋!」被迫式的給予你一場全新的性啟發,打破性別刻板印象的傳統。

如前文所述,來自 Transylvania 星球的法蘭克博士以及珍妮和布拉德的訂婚似乎是一種假象,展現的是異性戀霸權在社會的下滑。法蘭克博士在之中在這對新婚夫妻之中所扮演的角色在於給予他們全新的性經驗刺激。

時間與性別的流動性、異性戀霸權的嘲弄以及對社會性別的全新定義是這部電影三大的重點。

《洛基恐怖秀》劇照。由左至右:法蘭克博士、布萊德、珍妮。

圖/取自 rockyhorror.com

布拉德與珍妮的轉變—性別流動與嘲弄異性戀霸權

在布拉德向珍妮唱著「Damn It, Janet! I Love You」作為求婚曲,以及在半夜開車發生車禍,進入法蘭克博士的城堡求助以前,他們之間的浪漫和婚姻看似祥和美好。然而,布拉德和珍妮僅不過是異性戀霸權下的戀愛組合,迎合社會風氣的共同期望。

異性戀婚姻的忠貞,其實很脆弱

進入城堡後,法蘭克博士要求一樣與他來自 Transylvania 的同夥,脫掉布拉德和珍妮的衣服,並讓他們體驗不同的性刺激,分別帶開至不同的房間。事實證明,擺在性愛以前,珍妮不是性忠誠的女人。她拋棄對婚姻的忠貞,與法蘭克博士的科學創作 Rocky Horror 洛基發生性關係。洛基有完美的六塊腹肌,穿著金色短褲,極低的體脂,引起珍妮內心的慾火,邊唱著經典名曲「Touch A Touch A Touch A Touch Me」。這就是為什麼觀眾會譏諷珍妮,「蕩婦!」

《洛基恐怖秀》劇照。由左至右:Rocky 洛基、法蘭克博士、珍妮。

圖/取自 rockyhorror.com

從不同的性經驗,重新認識自己

最特別的是布拉德的轉變。他最終屈服於法蘭克博士,發生同性的性經驗。而後,開始衣著緊身胸衣和高跟鞋,打破順性別的概念。順性戀即為生理性別與性別認同相同。布拉德在此次的性經驗,產生困惑,卻也得到幸福和無助。在這對情侶身上,我們看見他們脫離社會約定的婚姻忠誠。法蘭克博士施壓下的性刺激,證明:「在尚未完全認識自己以前,堅守自己為異性戀的可能性只不過是無稽之談。」

後現代主義:風格勝於實質含意

可以肯定地說,法蘭克博士是劇迷最崇拜的角色。記得去年的某天,小編在多倫多第一次看「洛基恐怖秀」的音樂劇,許多男人都穿著高跟鞋,黑色蕾絲緊身胸衣和白色粉底,最後以深紅色的唇膏收底,模仿法蘭克博士的衣著。坐在小編旁邊的一對白人夫婦,丈夫穿著高跟鞋收看演出。之所以「洛基恐怖秀」符合後現代主義是因為在法蘭克博士的身上,強調風格的展現而非實質的含義,看見一個人的行為舉止並不定義一個人的自我認同,即便這部電影深受LGBTQIA+族群的喜愛。

《洛基恐怖秀》劇照。由左至右:哥倫比亞、瑪吉妲、法蘭克博士、Riff Raff。

圖/取自 rockyhorror.com

法蘭克博士的自我認同—打扮不能定義自我

法蘭克博士的首次歡迎布萊德和珍妮進入城堡時,唱了他的專屬歌「Sweet Transvestite」。事實上,在1970年代時,「queer酷兒」和「transgender跨性別者」二詞均未出現。因此,法蘭克博士在當時也許是後現代女性主義與跨性別的先驅。然而,從他的衣著而言,他只是在性別刻板印象的歧義線之間玩角色扮演。法蘭克博士沒有在蕾絲馬甲下藏著假乳房,還有足以遮蓋男性性器官的內衣。

法蘭克博士其實極富傳統父權形象

除了衣著,他在劇中的行為卻相對顯示出男人的統治力和領導能力。法蘭克博士剝奪了他的隨從女孩 Columbia 哥倫比亞愛上博士前男友 Eddie艾迪的機會。博士只允許她生命中只能有那麼一個男人,就是博士自己。不擇手段的法蘭克博士,一手用鋤頭殺死艾迪。如此無情和殘酷,埋葬了艾迪的屍體,陳屍在透明玻璃下的餐桌,逼迫哥倫比亞看見它。

《洛基恐怖秀》劇照。由左至右:Riff Raff、法蘭克博士、瑪吉妲。

圖/取自 rockyhorror.com

法蘭克博士也許會說:「I’m not what I wear」

由此可見,法蘭克博士的衣著與行為,顯得他的女性氣質更多是一種風格,而不是一種實質。在外表上,相較於當時的變裝皇后來說,他的外型不會誤認他為女人。本質上,法蘭克博士的存在也不可能推翻父權體制,因為他只是一個有權、享受變裝卻鄙視女性戀愛自由的男性—女性氣質也許是外表,而男性氣質卻植入在他的靈魂裡。

45年之間的世代交流,就足以稱作科幻電影

最值得一提的是 Riff Raff 在這部電影的角色,由編劇 O’Brien 自行演出。這部科幻電影,不確定的時間概念下,在電影的尾聲,Riff Raff 身穿具有未來感和科技感的西裝,最終用他的雷射槍殺死了哥倫比亞、法蘭克博士和洛基。在死亡現場之前,法蘭克博士演唱了「I’m Going Home」期望改變 Riff Raff 帶他們回「家」的念頭。但是,法蘭克博士所指的「家」不是 Transylvania 星球。而是,地球才可以讓他自由和微笑。最終,法蘭克博士的自白曲以失敗收局。Riff Raff 仍將那些外星人帶回了他們的星球 Transylvania。布拉德和珍妮被留在地球上,這一回他們彼此之間更加了解,並考慮了婚姻的意義。

《洛基恐怖秀》劇照。前:法蘭克博士、後:洛基。

圖/取自 rockyhorror.com

法蘭克博士證明社會性別的流動性

法蘭克博士是製造洛基此人物的科學家,我們可以假設視他為洛基的親生母親。儘管洛基的身形和樣貌相對來說是博士性理想的縮影,但當博士發現了洛基與珍妮由性而起的戀情,他開始嫉妒並控制了隨從的生活。這可以歸因於這樣一個事實:他沒有被愛過。在這一點上,他作為變裝癖者,身為母親,擁有一個女性化的靈魂。

洛基的出現,恐怖在哪?

既然洛基恐怖秀一點也不恐怖,為何稱作恐怖秀呢?為何不稱作法蘭克博士的狂想曲?小編認為在 70 年代裡,這部片恐怖於思想上的革命。它旨在打破當年(甚至當今)的社會迷思—結婚的意義停在一男一女的結合?


在沒完整的性體驗以前,異性戀者的聲明其實很脆弱。之所以地球才是博士所認為的家,也許是因爲他意識到自己,只有留在塵世,他才能成為一個女人,「引導」「教導」著夫妻對婚姻的實質意義。他也創造了自己對孩子的「期望」,「照顧」兒子洛基。洛基的出現,成了布萊德與珍妮婚姻裡的芥蒂,逼迫人們重新思考順性戀者與異性戀者的立足點。不要盲目地遵守社會框架,試著思考社會的框架對我們究竟是幸福的鑰匙還是枷鎖。

《洛基恐怖秀》劇照。由左至右:洛基、哥倫比亞、法蘭克博士、珍妮、布萊德。

圖/取自 rockyhorror.com

不論你/妳是誰,請你/妳勇敢追夢,做自己的夢想家

法蘭奇博士究竟內心是個男人還是個女人,他如何定義自己,也許就是編劇從1975年就給予至今與後世的思考議題:因為我們如何看待他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如同法蘭奇博士最經典的歌曲所說:「Don’t Dream It. Be It.」

2020同志遊行,做你/妳自己的法蘭克博士

18年的台灣同志遊行,理解與尊重的「成人」之美,與洛基恐怖秀的概念契合。我們必須扮演許多角色,面對家人、朋友、職場、自己,你的身份認同可以模糊。只要你在地球上能活得快樂,慢慢追夢,在不同場合,找到最舒適的自己。可以做個雜亂的自己,因為男性、女性、異性戀、同性戀、順性戀、跨性別、變裝癖等,都可能流過你的個性與角色。外人只有權利尊重與理解你的「認同」,不能改變你的「美」。

《洛基恐怖秀》劇照。 法蘭克。

圖/取自 rockyhorror.com

活動快訊

10月31日週六於台北西門町新光影城,晚上 9:00 至 11:30,洛基恐怖秀台北場即將上映。未能參加該場的朋友們,台中場將於台中凱擘影城 3 廳,晚上 8:00 至 10:30舉行。相關細節,請洽 Time Warp Taiwan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mewarptaiwan.


小編也推薦影集 glee 歡樂合唱團的紀念單元。在第二季第五集裡,該影集也找回布萊德與艾迪的原劇演員助陣。此劇重新演繹了好幾首歌曲,該集也加入許多幽默情節。大家可以上 Netflix 觀看。